「善鼻水療器」啊!你簡直像極我的小三。

我是位七七老叟,被鼻病折磨三十多年了。五十幾就因鼻過敏、化濃、息肉、中骨彎曲,造成右耳積水,求助彰基耳鼻喉科主任醫師張正權醫師,經開刀治療後,鼻子通了,積水也好了。從此生活作息正常,日子過得滿快樂。

三年後〈民國八十年代〉,一次江南遊,飛機一上高空,可能艙壓減低,耳朵嗡嗡作響,下飛機就好了不在意。回程高空飛行,耳朵又嗡嗡響,下飛機到第二天仍響聲不停,此時感到事態嚴重,馬上掛號找張主任看診,診察後方知雙耳皆積水,經抽水治療和服藥後痊癒。其間因職場責任繁重,唯偶而鼻子不舒服才看診,不很在意,治療又不很積極,日子久了,形成慢性鼻炎,鼻塞化濃,尤其冬天更甚。晚上睡眠不足,鼾聲如雷,吵得老伴不得安寧,下令異床而眠,你想這般不同床的夫妻生活品質如何?

前年〈一0一年〉右耳忽然又積水了,馬上到鹿基求診,耳鼻喉科主治賴醫師建議,一邊抽水一邊鼻病服藥治療,待耳鼻通路恢復,耳積水就改善。可是治療數次仍未見效,反而左耳也積水了,不得不進手術室裝置通氣管,現仍治療中,不敢再大意。

去年因需照料孫子上下學,每週必來台中小住數日,無法到鹿基回診,就近到美村南路蔡志陽耳鼻科診所求診。療程中使用「善鼻脈動式鼻腔水療器」〈下稱善鼻水療器〉,發現清洗澈底完整,效果良好,比起我在家使用手壓或高吊式的兩個洗鼻器理想,蔡醫師雖然好意,答應每天可到診所去免費使用,但我兩地跑不方便,請示蔡醫師何處可買,因此到世陽診所洽購。

「先生,您老……?」美麗的服務小姐,指著腳踏車,以疑惑的眼神,卻言又止地瞧著我。

「不…不…。」我馬上會意,資料上明填著住彰化埔鹽,她以為老人家那有能耐老遠騎腳踏車到來:「我是美村南路蔡醫師介紹來的,住彰化沒錯,因為有時需要載孫子上下學,每週來台中小住幾天。」

「不開車,從南區騎腳踏車來,太遠了吧!」

「算不了什麼?」我自豪地近似臭屁說:「載孫子上學後沒事無聊,時常騎腳踏車逛台中市街,最久達三小時呢!最常騎的路線,由興大綠園道到東區,太原車站〈有時到太平折回〉,文心路,文心南路回家。」

用「善鼻水療器」結了善緣後,先前手壓和吊掛式兩種洗鼻器,因不很理想不再使用,放在儲櫃裡當紀念品了。現在每天只要插上電源,起動「善鼻水療器」時,聽到答答震動聲和看到溫水從另一鼻孔流出時,身心就已舒暢起來了。以前的黃色濃涕,現在慢慢變少變淡變白了。晚上不再鼻塞,呼吸也舒暢多了,鼾聲也小了。偶而偷偷地爬上老伴的床共枕,一覺到天明,她不再有異議。

我說這部「善鼻水療器」是好友是麻吉應不以為過,住彰化或來台中,車子右座是「老伴」,後座總是「善鼻水療器」;一天不能沒有「老伴」,也不能沒有「善鼻水療器」。鼻子不舒服,有了它在,白天順利,晚上一夜好眠,老伴也不再說話了,「善鼻水療器」啊!你簡直像極我的小三。

免費訂閱 即可獲得第一手的耳鼻喉健康實用小知識、善維健康限時優惠,趕快加入我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