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對於防疫之個人看法

本節所述,僅為個人之看法,或許與某些專家之看法有所出入,僅供參考。

SARS的真正致病菌到目前為止,尚無定論,雖然有些醫學研究單位宣稱已經找到元兇,在患者檢體中培養出冠狀病毒等。我們很敬佩這些專些日夜不眠的努力,但是否真正的謎底揭曉,其實還有待時間及更多病例的考驗。雖然我們希望全球優秀的醫學專家能盡快找出致病的病源菌,更進一步找出有效治療的藥物或方法,但是我們必須承認,這並不簡單。

首先,必須在所有相同的患者檢體中均找到相同的病源菌,同時又確認只要感染到此病源菌就會產生相同的症狀,這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反覆確認才能定案的。所以我們尊重也很珍惜各地專家學者的研究與發現,但是不能太樂觀也太肯定的說,它就是SARS的元兇。

SARS潛伏期是否會有傳染性?有些專家指出,SARS要到發高燒或者症狀嚴重時,才會有傳染性。但是,我們對此仍持保留的態度。依照病毒感染的過程,當它在鼻腔黏膜大量繁殖時,鼻涕中充滿病毒時,此鼻涕會沒有傳染性嗎?一定要到全身性的嚴重症狀出現時,才有傳染性嗎?

當流行的初期,只有出現嚴重症狀的患者才被發現時,當然會覺得有發燒症狀時,才會有傳染性。但是,如果不能在潛伏期時,就有效隔離患者,一旦日後發現,在潛伏期其實已經四散傳染時,就很難防堵了。因為目前連確實的病源菌都還未確定,其整個感染途徑及致病機轉都未全然了解之前,最好越謹慎越好。畢竟不是所有的病毒,都是到症狀很嚴重時才會傳染給別人的。

本土型與境外移入的差別:對於基層醫師而言,最擔心的莫過於本土型SARS的爆發。雖然有些專家表示,本土型與境外移入沒什麼差別,治療方法都一樣。但是,很糟糕的一點就是,萬一爆發本土型的SARS,整個醫療體系以及防疫體系勢必大亂,甚至崩潰。因為對一個基層醫師而言,根本無法區別或分辨一位發高燒的患者究竟是上呼吸道感染引起的發燒,還是一般細支氣管炎或黴漿菌肺炎(此為台灣常見的非典型肺炎,紅黴素治療的效果很好)。因為目前是否到過香港、大陸、越南或新加坡是很重要的參考和懷疑SARS的依據。如果將所有發高燒的患者都懷疑是SARS,要住進隔離病房,做進一步確認的話,保證全台灣所有的病床都不夠使用,這絕對不是衛生署立醫院區區幾百床就可應付。到最後全民只有無奈的接受,把SARS當成一般流感看待,只有等到出現呼吸窘迫需要使用呼吸器時,才能住進加護病房與死神作最後的搏鬥,不可能像現在獲得那麼好的照護。整個台灣的經濟也會跟著受到重創,這就是為什麼剛開始當有病例出現時,國內很多專家學者希望主管機關要有寧可錯殺一百,不可錯放一個的擔當;寧可犧牲少數人的權益與自由,換來大多數人的安全。也就是為什麼台北市衛生局長寧願頂著砲轟上級的罵名,也一再要求衛生署要盡快將SARS列為法定傳染病的原因。

飛沫傳染或是空氣傳染:在SARS流行初期,幾乎所有的專家都認定SARS是屬於飛沫傳染,只有與患者近距離接觸才會被傳染。但是隨著病例持續的增加,目前香港的專家已經改持比較保守的態度,表示也不排除空氣傳染的可能。其實即使是飛沫傳染,也可能因為噴嚏或飛沫沾染到一些物品再藉接觸傳染到其他人。何況目前真正的元兇還未必清楚,所以大家其實不必花太多精力在爭辯。戴口罩,勤洗手,不用手指挖鼻子或揉眼睛,用溫鹽水洗鼻子,多喝開水,提高個人免疫力才是您我自保的最佳方式。真正的謎底與治療之道,就留給專家吧。

免費訂閱 即可獲得第一手的耳鼻喉健康實用小知識、善維健康限時優惠,趕快加入我們吧!